爱上健康,男性健康,女性健康,健康信息,

  黑龙江省宾县政府纪检委机关责任缺失、身穿官衣不作为、竟使横行村里、牟取私利、让群众深恶痛绝、侵吞强占、损害群众利益问题的先锋村书记、潭国义、不管不问充当保护伞。

  我们是宾县胜利镇先锋村村民,现向宾县人民政府、纪律检查委员会及有关部门,揭发检举我们村现在党支部书记谭国义利用职权,违法乱纪,侵占集体财产及个人土地,强取豪夺,职务犯罪等相关事实,具体事实如下:

  一、2014年谭国义任我们先锋村书记之后,于2016年7月份以其为首几个人合伙建养殖场,共占用耕地52亩,其中村上的机动地40亩,个人家庭承包的土地12亩,其中王合6亩、闫容6亩,建起养殖场为其个人谋福利,不顾及集体的机动地及个人家庭人口承包的土地面积减少,赖以生存的保障缺失,损公肥私,损人利己。同时,为了不减少孙家屯的耕地面积,将原永安村厂子地52亩补给了孙家屯,使村里土地面积减少,可见其权力之大。另外,2017年谭国义在胜利镇政府白灰厂工耕地(祥云屯附近)近百亩,擅自改变了耕地用途,建立了谭国义本人的又一个养殖场,

  二、2017年谭国义将我们村原水泥厂低价卖给了其妻侄温国清,将原出价50万预购买不卖,以28万元卖给了自己亲属。出卖之时,在原有水泥场面积之外,又将村民于广喜的个人承包的退耕还林地15亩地,一并卖给温国清,后于广喜不答应,唐国义又用村上的机动地15亩补给了于广喜。这期中,一是低价出售没经村民公开竞价出售;二是损害了集体利益;三是集体机动地数量减少;四是损公肥私,五是违反章,当即党纪国法,独断专行。

  三、2017年,谭国义以个人名义,向宾县教育局购买了原永安村小学校,购买的价格村民不知情,款项去向我们村民不知情,但该校舍以被扒掉,正在施工建设。因该校舍是我们村民集资兴建的,属于村民的集体财产,学校的建设初衷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现被出卖,所得款也应归村民集体所有。同时,校舍出卖,也应征得村民三分之二代表会议研究通过,并以公开竞价的方式拍卖,而谭国义购买该校舍程序不合法,村民一概不知情,没有采取公开方式,欺上瞒下。

  四、未经原荒山承包人先锋村尹家屯农户同意,擅自拉着树苗,雇佣人员上山载树,荒地是将个人承包的荒山,侵占到自己名下,遭到原来承包人的阻止后,电话叫来了几车还有黑社会性质的闲散人员,还拿着棍棒、稿把等准备大打出手,以武力制服,后被镇党委书记及上级领导制止,随后,谭国义用我们村上的300亩机动地给付买树苗的刘文波,经营一年以顶抵树苗款。谭国义的行为已经丧失了一个党员最起码的基本原则,何况身为一个村的党支部书记,从其言行举止,所作所为来看,就是一个乡匪村霸,不为村民谋福利,不维护村民的利益,专门利用手中的权力都转转,独断专行,我行我素,侵占集体及个人土地,用村上集体土地个人谋利益,将自己的权利及利益最大化,将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作以权谋私的工具和手段,其行为有损失一个党员和党员干部的形象。其做法,我们村民向有关政府部门反映、检举,要求严查、严办,免去党支书书记职务,涉嫌违法犯罪的、依据国法惩处,不能姑息。

  五、勾结黑社会欺压百姓,2013年冬天,先锋村村民李东伟因组织人员清雪,与谭国义发生口角,谭国义纠集黑社会10余人将李东伟暴打一顿,致李东伟向其跪地求饶。

  另外,谭国义家的老坟在民安村村民程德滨家地里,程德滨的女婿在耕种此地时不慎碰到了谭国义家的坟,谭国义知道后纠集了黑社会人员将程德滨的女婿暴打一顿,并扬言再有此事,腿被打断。可见,谭国义勾结黑社会欺压百姓。

  六、私自保管公章。自从谭国义当上村支部书,他就把村上的公章私自拿到宾县谭国义本人任法定代表人的黑龙江泽强建筑公司办公室,由其公司人员专门保管。村民办事需盖公章,必须乘车去宾县县城,不但给村民办事增加了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作为村支书保管公章也严重违反村财经制度。

  七、公报私仇。本村民仇凤恩以前因与谭国义有个人过节,谭国义利用其手中权利,强行收回了仇凤恩的包干粮土地,致使仇凤恩家现在无地可种,生活困难。

  八、强买强卖。侵占村民土地、树木,村民周维国家承包了30年的村机动地,并在该地上种树已20余年。谭国义利用其手中的权力,强行低价转让周维国的承包地,低价购买该土地上的树木,周维国畏于谭国义的势力,无奈低价进行了转让,损失惨重。